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廉政作品 >> 正文
小小说:纪检干部赵冉的一天
[来源:机关事务局 | 作者:谭邓军 | 日期:2013年10月9日 | 浏览6522 次] 字体:[ ]

    赵冉自从镇上调到县里纪委部门后,就不像在镇上那样整天在外忙碌了,之前在镇上当纪检组成员时,天天忙得不可开交,既要完成镇里具体的工作,又要处理来镇上闹的群众,还要忙于招待县里来指导工作的领导。不管多累,晚上都得继续加班加点写材料,作报告。有几次他差点累死在工作岗位上,就凭着他年轻气壮的身体硬是熬了过来。现在多是做些写写材料、安排会议之类的工作,偶尔还能挤点时间写几篇美文诗歌,幸运的是稿件都被采用了,乐得他心里美滋滋的,这些日子过得还算是闲适、平淡。

  但最近烦心事是越来越多了,单是孩子入园的问题就让他愁得茶不思饭不想,他上调的时间和孩子开学的时间起了冲突,现在都开学一个多月了,孩子还没能转到县幼儿园,他去学校教务处找了几次主任说明了情况,主任都一脸难色,对他说:“学校也是有学校的难处啊,县里只有一个公办幼儿园,想进来的学生有很多,但学校各方面条件都有限,配备的教师数量和投入的各项设施不足,无法接收太多的学生,一些入不了园的学生都被分流到民办的规模较大的爱心幼儿园。”赵冉心里揪了一下,眉头紧皱,眼明手快的主任察觉出了他的表情变化,微笑着劝他说:“其实爱心幼儿园软硬件各方面都和公办幼儿园差不多,要条件有条件,要设施有设施,并且大多数年轻老师还都是刚从幼师专业毕业回来的大学生哩,他们在学校里接触到的都是新事物,在教育孩子们上更有优势哩。”夏天很闷热,主任额头上出了很多汗,他一边说,一边撩起耳边的长发,本来他头发就没多少,湿漉漉的头发耷拉在两边,使他看起来非常的可笑。赵冉一言不发,不想再听他这些不着边的话,心想还是先走吧。


    赵冉很不满意的走出了办公室,愤愤不平道:“啧,这公办和民办它能是一样的吗?这明显是劝我去民办的。”这时,电话响了,赵冉看了下电话,原来是妻子秦娟打了电话过来,妻子在电话里用试探的口吻问他说:“事办得怎么样了?”赵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妻子的话,只是说了一句“快办妥了”敷衍了事。妻子有点恼怒,提高了声音对他说:“什么叫快办妥了?我要的是准确的回答,到底办没办成?”他已经习惯了妻子这样质问的语气,赵冉忍了又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说道:“没有。”“你看你,办不成事的料,还说自己是国家干部咧。”赵冉刚想解释,就听到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妻子已挂了电话。赵冉的妻子在银行上班,平时工作很忙,没时间照顾家里,又由于她工资比赵冉高很多,且财政大权掌握在她的手里,在妻子面前他自然而然觉得矮了几分,因此他在家里没什么话语权,什么事情都得妻子定夺,他只有服从命令的份。赵冉一脸不解,叹道:“唉,曾经那个温柔娴淑,整天腻歪的妻子哪去了呢?”正在苦想之际,电话又响了,原来是他表哥刘大炮打来的,之所以叫他刘大炮,是因为他想要借的东西没有借不到的,他的嘴就像连珠炮似的说个没完,到最后只有你妥协的份。

 

  赵冉料想又是为了钱的事,赵冉摁下了电话键,电话里刘大炮直截了当对赵冉说道:“赵冉,那事跟弟妹说了么?能不能借十五万块钱,我这车就全靠你了,我打包票,车一开动两年内我就可以还清。”赵冉其实很想借的,小时候家里穷,读大学时,全都靠着表哥帮衬才读完了大学,赵冉不是那种不知感恩的人,他也想帮表哥这个忙,可是这几年也刚贷款买了房和车子,女儿也读了幼儿园,开销很大,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哪来的余钱借给他呢,要是他或者老婆秦娟生场大病,那这家就塌了,因此赵冉不敢跟他老婆说这件事。赵冉真的很为难,借也不是,不借也不是,不禁感叹,“这人情债真的难还啊”。“赵冉,到底能不能借?赶紧表个态啊。”表哥刘大炮催促道,“表哥,这事。。这事。。。怎么说呢。。。”“哎呀,真是急死人,别吞吞吐吐的。”刘大炮有点激动,“不借你就说,没钱你就吭声,但你在矿山这么多年,怎么说也有点压箱底的。”赵冉明显感觉到了表哥的不悦。“表哥,矿山的事你就别说了,我们只是去例行检查,是严格按照程序来的”。 赵冉没说完,刘大炮就插嘴说:“例行检查?谁不知道你们搞的猫腻?名义上是检查来的,暗地里却偷偷的收管理费”。赵冉听到刘大炮说这话的时候,感觉很是不爽,什么叫搞猫腻?赵冉非常厌烦刘大炮这种说话的语气,他据理力争的对刘大炮说道:“表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那样的人吗?况且我们纪检组和安委会联合进行矿山安全生产大检查是严格按照相关的政策规定和制度办事的,绝对没有你说的情况。”

 

  当年,江水镇发现了大量的煤矿,许多企业、个体一拥而上,到处乱采滥挖,导致发生了重大的安全事故和水体污染,附近的村民怨声载道;为了规范矿业市场,整顿采矿业,县里下大力度坚决取缔非法采矿的私营企业者,责令有采矿许可证的企业进行安全整顿大检查,限期整改,保障安全生产,这才逐渐规范起来。那几年镇里在矿山建立了一个临时检查点,赵冉没少上去那个检查点值班,每天按例定期检查各个采矿点,那时他还年轻,涉世不深,只想把工作做好,做起事来也严谨认真,一点不留情面,因此那时矿上的人也没少给他小鞋穿。他表哥刘大炮当时也在矿上上班,有事没事的总跑到检查点和他侃大山,偶尔还带几只山鸡,几斤酒来,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赵冉后来一想,觉得这样做不对,影响太不好,就叫他表哥不要老是跑到他这里来耍。刘大炮觉得伤了面子,沾满煤灰的脸一抽一抽的,他顺手撩起他的安全帽,拍了拍屁股,临走时抛下了一句话,“当了干部,脾气就大咧,不接地气咧”,说着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赵冉认为这样做是没有错误的,也不再理会表哥的不满。此后,俩人就再也不怎么说话。


    赵冉回过神来,定心一想,这钱是铁定拿不出来了,于是就下定了决心对刘大炮说:“表哥,这钱也不是小数目,这几年手头也不太宽裕,我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出来。”刘大炮听了有点恼怒,说道:“赵冉,以前我对你可不薄,现在我有点困难想让你帮个忙你都不愿意,要不是我当年资助你上大学,你现在能摆脱农村人身份当上国家干部吗?”赵冉无奈的回答说:“表哥,我只是个基层干部,靠着工资过日子,没有那么多的钱。”“表哥,你要理解我。”赵冉再一次强调说道,刘大炮软了下来,叹了一声,说道:“你的情况我也知道点,唉,怪就怪在你脑子不够灵光,要不凭你的能力早就当上领导啦。算啦,看来靠你是靠不住了,挂了吧。”


  挂了电话,赵冉心中五味杂陈,觉得自己活得有点窝囊,自己过得倒也快活,可是家里的事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不禁让人觉得有点可悲。可是,转念一想,谁叫我是纪检人呢。赵冉点上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长长地把烟吐了出去。


责任编辑:admin